最迢遙的地方

時間:2013年12月20日 點擊:
    零星的牛羊在小河邊的莊稼茬里清閑的啃食者嫩嫩的小苗,巷子兩旁時而碎石,時而群芳,時而牛羊,時而人家,那種隨意早讓我忘懷了巷子上因顛簸而帶來的不適。
    不得不說,這和我所想象的有很大的出入。荒灘、沙漠、戈壁以及種種惡劣的天然條件充斥著我的大腦,在來之前,我無數次在大腦里上演著無人區的蕭疏,如今覺得,這個叫塔縣的小縣城也有著和通俗縣城一樣的面孔,超市、飯店、剃頭館甚至網吧,這讓我突然想起“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”,很讓我不測的是這地方居然還有漢人,數量也不少。
    這兒有全國最貧困的城鄉,這有全國少見的泥石混合搭成的房屋,有全國海拔最高的口岸——紅旗拉普口岸,有全國最小規模的州里……最讓人不可思議的照舊每周四的趕集,距離工地不到五公里的庫科西魯克鄉是趕集的重要地點。但是因為本人的懶惰生理,沒能親歷趕集現場,實屬一大憾事。
    走著走著,路兩旁的沙棗樹讓我有一種家鄉的味道,青澀的沙棗讓我嘗到了童年的味道,小時候每過端午節就會去折正在開花的沙棗樹樹枝,把它插在水瓶里放在屋中就會有一種清香充斥著整個屋子。摘了幾個沙棗慢慢咀嚼,那種認識的感覺浮上心頭,照舊覺得嗓子干干的無法下咽。
    一起上,樸實的當地居民就會放動手頭的工作,駐足觀賞來往大大小小的車輛,而工地上的師傅們早就風俗了這種禮節,每次的默然就是回復這種禮節的最好體例吧。
    河道里散落著大大小小的石頭,正在接受河水的沖刷洗禮。水滴沖撞巨石后濺起的水花撲在臉上,清涼的讓人憐愛。
    路過人家,往往看到那些新新舊舊的房屋被樹木包裹著,有一種純自然的清靜。門前屋后都有標志性的樹木和牛羊圈,樹木以杏樹為常見,新疆杏子在家鄉也是很有名的。但是來不逢時,當我欣喜的發現杏樹是,卻只剩下樹枝樹葉僅供觀賞,凄涼的宛如彷佛被拔掉的孔雀尾羽。還好,不久之后,我還可以吃到好心人陰干的杏干,酸酸甜甜的,既有杏子自己的酸味,也有被陰干的那種天然的味道,更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認識。
    山下到山上有一段比較長的路途,假如步行那必是一番苦行,我曾經從山下步行到山上,口干、喉痛、肺更痛,每呼吸一下全身都好像隱約作痛。九曲十八彎把人轉的精疲力竭,再加上海拔高氧氣淡薄,還好老家在青藏高原,早就適應了高原。
    我本生在農村,喜好鄉間曠野風光,那種清靜,那種甜蜜,那種怡然自得,那種享受大天然……讓我突然曉暢,人在世就是一種態度!(袁旭)
 


上一篇:再會,青春
下一篇:“沙場”戰水忙
02百家乐